江山散文|我和母亲的一天

江山文学网

我和母亲的一天

风萧萧易水寒 

看电视中的人物剧情,母亲谈论着村里的人和事。有些名字我己陌生,不得不装做明白的样子附和母亲。几个女儿里我最听话,对母亲任何唠叨从不说不字。虽说自己也是满腹委屈,面对母亲的老去,我怕这样的时光会越来越少。

 荷塘月色

我和母亲的一天

风萧萧易水寒

母亲今年七十岁,一个人住在村里。我们姐妹几个多次要把母亲接到城里与我们住在一起,都被母亲拒绝。用她的话说,只要自己能动,就一个人住,将来动不了了,再由我们照顾她。
  母亲本是城里人,十七岁那年瞒着家里人偷偷报名参加上山下乡运动,做为知青来到了父亲所在的村子。二十一岁时嫁给了村里的民兵连长,我的父亲。几十年里风风雨雨经历千辛万苦却未离开村子。随着娘家亲人的相继离世,城市对母亲来说越来越陌生,仅有的眷恋都在光阴里淡去。
  八年前父亲离世,母亲一个人独自守着那所老院子不愿离开,那里有母亲无法忘记的回忆。
    母亲身体不好,让我们担心。几个姐妹中我与母亲住的最近,却也相隔三十里路。每天除了打电话给母亲,隔上几天姐妹们轮流去看母亲。
  上午八点下了夜班,我坐上公交车去母亲那里。路上给母亲买了她爱吃的板鸭。母亲说她最爱吃我买的板鸭,肉烂,调料味道好。
  下了公交车走上二十分钟来到母亲家。院门紧闭,我用力敲打铁皮大门。院里的几条狗听到动静比赛般叫起来,母亲的耳朵背,加之狗的叫声,母亲听不到我的敲门声。我拿出手机给母亲打电话,母亲接了电话从屋里出来急急来开门,“你咋回来啦?没上班吗”。母亲一脸关切,兜着瘪瘪的嘴唇,一边往屋里走,一边不停问着。
  院里种满各样蔬菜,黄瓜、西红柿、豆角,墙边也被母亲种上丝瓜,南瓜枝蔓爬满墙头。母亲一个人吃不完,常摘了送给邻居,我们每次回家都要带些回去。
  我和母亲进了屋,电视机的声音很大,有点震耳朵。母亲拿起空调遥控器打开空调,“这么热的天跑什么?我没事不用担心我。”母亲继续说着。
  屋里有些乱,饭桌摆在屋中央,吃剩的饭菜没有收拾,母亲的假牙放在旁边。外婆在世时满嘴里只剩六颗牙,每当吃黄瓜、萝卜之类硬些的食物,要擦成细丝,吃花生仁碾成细末放嘴里囫囵吃下去。外婆常说没口好牙吃啥都不香。而今看母亲吃东西要靠假牙,让我心里发酸,母亲吃了一辈子苦,到如今家里条件好了,母亲却吃不动了。
  放下手里的东西,我开始收拾屋子,不放过角角落落。母亲年青时在村里出了名的干净利落,如今的身体,看着屋里落了灰尘,母亲没有体力与心气来收拾了。
  母亲跟在我身后,“你饿不?冰箱里有包子,我先给你热了吧?”我肯定地回答不饿,母亲转身离开,只一会她又站到我身边,“中午吃啥?冰箱啥菜都有,我把排骨热上吧?”
  “行,你坐一会,我收拾完了做饭”。面对母亲的追问,我有些无奈,只想她坐炕上安安静静的看会电视。想起女儿小时候围在我身边问这问那,让我无法安心做家务,母亲此时有些像小孩子。母亲开始鼓捣东西,看她进进出出,东屋里的冰箱拿出排骨,又急急的去西屋舀米,站着发了会儿愣,看着我想说什么,似乎又想不起要说的话,过一会站到我身边,有些无奈的说“抽油烟机坏了,不响了。”抽油烟机是母亲给钱让我帮她买来的,一生好强的她见邻居家有什么,她一定要买来。放下手里的抹布,我随她去看油烟机,她想蒸排骨,按了开关没声响。只一眼我发现母亲把油烟机的电机开关关掉了,有声响才怪呢。帮母亲处理完事故,母亲很懊恼自己的笨,免不了安慰她几句。
  十一点钟,屋子收拾的差不多,去院子里摘些豆角、黄瓜准备做午饭。我和母亲坐在院里摘菜,我摘过的豆角母亲拿起来一一看过,在她心里我还是那个粗心的孩子。一面唠叨黄瓜长的太快,一夜的功夫又长大不少。也不知道哪个闺女几时回来,晚了就吃不到最嫩的黄瓜了。母亲有操不完的心。
  中午我炒了两个青菜,一盘板鸭、一盘排骨、一盘拌黄瓜丝,菜炒的软烂。我提议每人喝半瓶啤酒,母亲兴致很高,拎来两瓶,我俩边吃边聊。
  母亲每天雷打不动地收看河北电视台农民频道的【帮大哥】节目。多是家庭邻里纠纷,说心里话我不喜欢看,母亲爱看我便陪她一起发议论感慨。看电视中的人物剧情,母亲谈论着村里的人和事。有些名字我己陌生,不得不装做明白的样子附和母亲。几个女儿里我最听话,对母亲任何唠叨从不说不字。虽说自己也是满腹委屈,面对母亲的老去,我怕这样的时光会越来越少。
  吃过午饭,我的两眼开始打架,值一夜的班,忙一上午,身体疲惫的不行。顺手拿过沙发上的两个靠垫叠在一起,躺在沙发上睡去。迷迷糊糊中母亲走过来把一条薄被盖在我身上。
  沉沉的睡过一觉醒来,看母亲依旧坐在炕上看电视出神。
  我去了院子里,给母亲的花花草草淋上一遍水。这几年母亲开始养花了,院里摆了十几盆。小时候家里日子艰难,院里每一寸土都被种上蔬菜。我曾在窗台下种上太阳花,被母亲全部铲除,种上韭菜。母亲让我选几盆喜欢的拿回家去,她再去买新的来。就花的品种与养殖我与母亲相互交流经验。
  时针指向五点,母亲坐不住了。又匆匆进屋,从冰箱拿出排骨和炖好的肉块,一袋袋的装好,把中午摘下的青菜选出最好的装进袋子拢在一起。忙完一切催我回家,一面提醒我别落了东西,一面寻问我的女儿几点到家,别耽误给孩子做饭。望着地上满满的几个袋子,我有些犯愁,二十分钟的路,如何拎得动?没等我说话,母亲推过来她的电动三轮车,把几个袋子放进后车筐里,“我给你送车站去,车子小没办法驮你,当初真该买个大些的。”母亲自责地唠叨着,她腿脚不好,骑自行车摔过几次跟头,因而买了电动车三轮车,速度可以调整,车坐宽大,坐在上面平稳,适合老人和腿脚不便的人。“到车站有条近路,你知道咋走吗?”我是这里长大的,能不知道路吗?母亲继续唠叨着。
  我们两个一起出来,母亲骑车自然要快于我。当我走到近路岔口,母亲站在那里等我。看我走向那条近路才又骑车慢慢向前走。
  车站等车的人多是附近村里的人,母亲与她们打着招呼。那些面孔有些熟悉,想不起该如何称呼。母亲让我称呼他们叔叔、姑姑,一面夸耀自己的几个女儿。被我称做叔叔的人头发有些斑白,他坐车去城里儿子家,今天周末接孙子回来住两天。母亲说村里许多年轻人在城里买了房,村里剩下的老人多,不像以前那么热闹了。
  公交车缓缓驶过来,母亲急急的掀开后车筐的盖子,往外拎几个袋子。我伸手帮母亲,被母亲用手挡住,“你别拎,把袋子刮坏了没法拿东西了。”看她小心翼翼拎出袋子拿在手里,催我快上车。我紧走几步上了车,转身接过沉沉的袋子。母亲站在车门口,伸长脖子看我找到座位,直到车子启动才转身走向她的三轮车。
  到家刚刚放下手里的袋子,母亲的电话打来了,问我到家没有。我心中不免羞愧酸楚,陪母亲的时间太少,对自己的女儿却百般呵护。我告诉母亲已经到家,让她放心,过几天去看她。

【编者按】“母亲本是城里人,十七岁那年瞒着家里人偷偷报名参加上山下乡,几十年里风风雨雨经历千辛万苦却未离开村子。”母亲一生的经历就是一本书。本文作者选取回家看望母亲时一天的生活小事来写母亲。叙事朴素,描写细致。通过详细的描写,写出了母亲对子女的爱,从生活小事中我们可以得知母亲的性格特点:一,母亲好强,不愿给子女增加麻烦和负担。“我们姐妹几个多次要把母亲接到城里与我们住在一起,都被母亲拒绝。用她的话说,只要自己能动,就一个人住,将来动不了了,再由我们照顾她。”二,母亲勤劳。“院里种满各样蔬菜,黄瓜、西红柿、豆角,墙边也被母亲种上丝瓜,南瓜枝蔓爬满墙头。母亲一个人吃不完,常摘了送给邻居,我们每次回家都要带些回去。”三,母亲老了。“母亲的耳朵背”, “母亲吃东西要靠假牙”, “屋里落了灰尘,母亲没有体力与心气来收拾了”。字里行间也暗含作者对母亲的关心和内疚。倾城阅读!【墨舞 钟琴】

作者

风萧萧易水寒

风萧萧易水寒,本名冯朝阳,河北唐山人。热爱生活,喜欢旅游。2016年走进江山文学网,已发表文章六十篇。小说《烟火女人》荣获江山文学网荷塘社团征文三等奖。《今晚我夜班》获得中财论坛精品小说。

江山首部幽默职场

喜剧《鸡毛蒜皮》,此剧正在热播中,手机扫右侧二维码观即可观看精彩剧情!开心与你同在!

《鸡毛蒜皮》

江山文学网目前拥有作者九万人,作品85万余篇,是创作群体最为广泛的文学原创网站。
开设栏目有:长篇频道、短篇频道、江山征文、江山萌芽。短篇频道:情感小说、传奇小说、江山散文、杂文随笔、诗词古韵、江山诗歌、作品赏析、微型小说、影视戏曲、微电影剧本。
长篇频道:人生百态、军事历史、青春校园、经典言情、悬疑武幻、剧本连载。其中江山“萌芽”是全国中小学生习作园地,专门选拔编辑一对一,手把手对孩子作品的不足与亮点给予细心修改和充分肯定,以最快的速度提高孩子的写作能力。

荷塘月色社团:荷风千举夜朦胧,塘边写意醉清风,月笼深夏识墨趣,色香文字入画中。

群:166455749

制作:依是幽兰

江山微信推广团队

(图片来自网络)

长按二维码关注

微信扫一扫 分享到朋友圈
微口订阅号

关注订阅号

社交媒体运营经验交流
流量电商行业动态讨论

热点事件
微口订阅号

关注订阅号

社交媒体运营经验交流
流量电商行业动态讨论

阅读下一篇
微口订阅号

自媒体运营攻略
行业经验交流

关闭

创建藏点

藏点名称
藏点说明
藏点封面
转藏至我的藏点 +新建藏点
    关闭
    确定 取消
    天堂日本免费AV 亚洲 ,欧洲 ,小说 ,自拍,av亚洲 ,男人的天堂 欧洲一级a做爰片在线 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