从“配角专业户”到擒熊归来,他有理由骄傲!

VOL.25

王景春


演员是一个职业,演员也是一个称呼

演员也是一个名片,也是一个帽子

作为一个演员应该做一个演员做的事

演员演的不是自己,演的是人物

这就是一个演员。

“奖杯放到我的书房里了,早就为它留好了位置。”

说出这句话的时候,王景春没有一丝躲避,神情是属于他作为演员的骄傲,“以前从来没想过能有多红,但是拿这个奖杯,幻想过很多遍。

 


半个多月前的一个晚上,在距离北京7635公里的柏林,举行着一场全球电影人的盛会。柏林国际电影节主竞赛单元评委——美国影评人Justin Chang宣布,第69届柏林国际电影节最佳男演员,“王景春,《地久天长》”

 

王景春听到自己的名字,先是惊讶,接着是抑制不住的激动,坐在他旁边的工作人员也全部沸腾了他站起来,给了导演王小帅一个深深的拥抱。

如果再把时间轴往前挪挪,2月12日,正是王景春的生日,《地久天长》整个剧组刚到柏林。酒店房间里,柏林电影节策展人为他特别留了一张生日贺卡。贺卡一角,就烫了一只小银熊,没想到4天后,王景春真的抱回了真的银熊奖杯。

 

柏林电影宫一直是王景春的福地,5年前,他坐在台下,看着好兄弟廖凡拿下了华人男演员的尊银熊奖,“当时我和他说,我要把我的好运气都给你,果然他拿了大奖。今年我飞柏林前,两个人又聚到一块喝了酒,他也和我说了同样的话。现在我们都实现了,前两天,我们把两只‘熊’摆在一起,像是老天爷给我们的一个礼物。

 

2014年柏林《白日焰火》红毯上的廖凡和王景春


回国之后,王景春一直带着这尊银熊,去了庆功宴,去了发布会,还去了母校——上海戏剧学院。

这尊小熊成了他的骄傲,“为什么不骄傲呢?只要不得意忘形,挺美好的。”


王景春在上海戏剧学院感谢恩师 
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拍《地久天长》前,王景春刚结束《影》的拍摄,他去了趟美国,回来之后,紧接着下一部新戏的开拍。有一天起床,他看见导演王小帅给他发来了三条长信息,“我就知道有状况了”。

听完三条长信息之后,王景春对电影有了一个大概的了解,立马给导演回了电话。挂了电话之后,他赶紧做了两件事,把原本的戏给推了,另一件事就是——减肥。

 

 “因为那是80年代,知青返城,物资还比较匮乏。所以,我必须赶紧瘦。”这个想法并不是导演的强制要求,而是出自王景春自己的体验。“其实,电影中的角色比我实际大十多岁的样子,这些事我没有完全亲身经历过,但是我从身边发生过这样事的人那了解过,拿他们做一个参照物。”

王景春用这种体验派获得了不少人的认可。其实,这已经不是他次这么“伤身体”了。

 

2013年,王景春参与宁瀛导演的《警察日记》,为了更好的塑造内蒙古东胜市公安局局长郝万忠,他特地为角色增肥二十来斤,演戏时努力贴近人物的表演状态。



以至于拍摄期间,被不少人误以为是真的执法人员。正是这个角色,为他拿下了东京国际电影节最佳男演员的奖杯。

拿下这一奖项后,开始有人知道“王景春”这三个字,但好像一直没把他和电影角色对上号。“我看过《建军大业》,但真的没注意他有出演。”拍摄间隙,咏梅和一旁的记者聊着,“是贺龙吗?”

 

“太像了!他真的演啥像啥。”得到确定的答案之后,咏梅丝毫没有掩盖自己对电影中丈夫的溢美之词,倒是一旁的王景春显得有些不好意思。

事实上,咏梅在电影开拍初期并不放心王景春,觉得他的经历可能和电影中刘耀军的经历略有偏差,担心那种时代厚重感很难把握到位。但最后,当两人穿上戏服,站在一起开始场戏时,连王小帅都惊叹,“太合适了”。

 

正是这种“合”,征服了柏林评委的心。用评委德国女演员德拉·惠勒的话说,“银幕上几乎没有另外一对夫妻,可像这两人演绎得如此自然。”

 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王景春演戏不挑,用他自己的话来说,“这是最喜欢的事,也是生存的职业”。

 

翻看他过往的履历,什么题材的电影都有。不过,影片口碑也是有高有低。


对他而言,整个过程都是微妙的,“一开始的时候,只要有戏我就去演,因为这样可以和不同的导演、不同的创作伙伴一起合作,尝试不同的类型。这样我可以在里面学习,慢慢就能知道以后怎么掌握艺术形式。可能这样到以后,就知道哪些戏能演了。”

 

《我11》里的王景春

这个过程,王景春用了很久。

 

在上海戏剧学院读书的时候,陆毅是他同班同学,他还经常自嘲“长得比较着急”。陆毅大三的时候,就已经凭借电影节《永不瞑目》红遍大江南北,而王景春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一时糊涂走错了路。

其实,那不是糊涂,相反是一种自信。

 

19岁那年,王景春中专毕业,服从分配被安排到新疆百货大厦工作了三年。每天面对着来来往往的顾客,他时常问自己“我未来的人生就这样吗?”


虽然一直是站柜台,但他一有空就会和哥们儿去看艺术团排练。一次机缘巧合,正好赶上导演郎辰在挑演员。“那时候,剧团大部分都是舞蹈演员,表演起来感情都不对。我念叨着,多么简单的事。我朋友就说,简单你来啊。”

 

18岁的王景春


趁着酒劲,王景春就上去表演了。没想到,真的被选上了。经历了这么一次合作,两个人成为了不错的朋友,郎辰觉得王景春是个做演员的苗子,一直鼓励他去报考专业的艺术院校。后来,顶着家里的压力,王景春一口气把北京电影学院、中央戏剧学院和上海戏剧学院都报了。

 

没想到,在报名上戏的时候,因为他超了半岁,老师不收。好说歹说之后,他才勉强报上了名,又因为超龄的缘故,批录取时并没有他的名字。最后,上戏还是以特招的形式留下了他。


《白日焰火》里的王景春

 

可谁曾想,王景春独有的外形,让他从出道开始,就演上了“大叔”。大学三年级的时候,他主演了部电视剧《生死之门》。在那部戏里,他就演了一个孩子的父亲。“可能是演父亲的基因比较好吧,就一直在演,想想也挺好的。”

 

这么多年下来,他一点都不怕自己因此被定型,“我多能演啊,你看我在《地久天长》里面,什么年纪都行。我是职业演员,随时能变化的那种。”

 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没错,王景春很能演。

 

王景春每次演戏的时候,都会把自己给抽离出去,那这个角色投入进自己的身体中,慢慢地,他最后成为了这个角色。这也导致了很多人记得住他的角色,而始终记不住“谁是王景春”。

 


“这就是我追求的事啊!”王景春并不排斥大家对他的记忆点在于哪里,“拍戏的时候每次都很投入,其实不光拍哪个人物都投入,要找到那个人物的状态。然后把自己投入到人物中,甚至进入到人物的脑子中。”这一次拍《地久天长》也是如此。

 

但《地久天长》是他觉得最“麻烦”的一次,整部戏拍了半年多,电影杀青的时候,他已然不是王景春,而是刘耀军本人。


结束之后,他很快就接了一部新戏,不过休息期间,他去日本旅游了一趟。可是,“半年之后,我有时候还会梦见咏梅,梦见小帅,我们还在一起拍戏。恍惚间,那种错位感就跑出来了。”

话毕,王景春看了眼一旁的银熊奖杯,若有所思,“刚发布会的两段视频把我弄泪奔了,真的就像你说,那个感觉突然回来了。”

 

或许,就像他自己说的,他是典型的水瓶座,喜欢探索未知的一切。这一次,刘耀军看起来不像他,但那就是他。


/ 福利 /


后台回复“福利”

按规则参与将有机会获得

《地久天长》电影兑换券


/ 品道前期回顾 /

最会拍东北的导演,拉着周冬雨拍了一部上海片

沈腾:我不想当“新喜剧”

《飞驰人生》准20亿,韩寒的电影人生起飞了!

不是无名之辈,他是演员王砚辉

《中国机长》由他拍,我敢说没毛病

/ HOT /

娄烨 | 0.8 | 刘户口 | 王砚辉 | 

2019 |  |  | 600 | 10 

翻身 | 2018 | 他们 |  

微信扫一扫 分享到朋友圈
微口订阅号

关注订阅号

社交媒体运营经验交流
流量电商行业动态讨论

热点事件
微口订阅号

关注订阅号

社交媒体运营经验交流
流量电商行业动态讨论

阅读下一篇
微口订阅号

自媒体运营攻略
行业经验交流

关闭

创建藏点

藏点名称
藏点说明
藏点封面
转藏至我的藏点 +新建藏点
    关闭
    确定 取消
    天堂日本免费AV 亚洲 ,欧洲 ,小说 ,自拍,av亚洲 ,男人的天堂 欧洲一级a做爰片在线 ,